-傲娇校霸成了o「傲娇校霸上」

傲娇校霸成了o「傲娇校霸上」

为了赚点零花钱,我在网上给人算命,没想到居然接到了校霸的单。

这个平时拽上天的帅比,偷偷摸摸地发给我一张女人的照片,让我算算他和她有没有缘分。

我定睛一看,照片上的女人,是我。

1

「程程啊,小姨掐指一算,你最近有个劫数,你可得注意啊。」

上大学前,我小姨悄咪咪告诉我,我最近有个劫数。

我向来不信她这一套,没放在心上。

直到上了大学,学生会搞新人见面会那天,我看见了站在树下,被一群人围住的钟奕铭。

他半靠着树,一脸漠然地刷着手机。

我才知道小姨算得没错,我确实有个劫数。

「让一让让一让!」

「我靠,那个就是钟奕铭吗?好帅啊!」

「谁谁谁?」

「钟奕铭啊,表白墙上挂疯了的那个!没想到他进了学生会!」

几个女生挤开我,看着钟奕铭,一脸花痴地笑,哈喇子流了一地。

我趁机低头捂住脸,转身就跑。

一只大手不合时宜地揪住了我的衣领。

「程程,去哪儿呀?」

是学生会会长,我咽了咽口水,心脏咯噔一下。

果然,钟奕铭听见了这一声,抬眼向我看来。

片刻的凝滞后,他放下手机,嫌恶地皱了皱眉:「你怎么也在?」

我讪讪一笑。

周围几个女孩子的目光向我投来。

会长挠了挠头:「怎么,你俩,认识啊?」

「不不,不认识!」

我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。

钟奕铭的眼神冷了一下,扭过头。

淡声道:「不认识。」

他说不认识,那一定是不记恨我了。

嗯。

一定是这样!

2

我和钟奕铭的仇,是八岁那年结下的。

那会儿他们一家搬到 W 市,钟奕铭也转学到了我们第一小学。

大城市来的钟奕铭,穿着一身名牌,妥妥的一个潇洒小公子。

但我哪儿认得什么名牌,我只知道这小子不冒鼻涕泡,皮肤白,五官又精致,我喜欢。

于是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午后,当钟奕铭双手插袋,在教室外面 45 度仰望天空时,我一把给他压墙上,捧起他的小脸,吧唧亲了一口。

钟奕铭呆了,围观的小朋友们炸了。

我十分霸气地拦在他面前,对那群围观的小学生警告道:

「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人了,你们谁敢欺负他,就是欺负我!」

然后还大方地甩了五毛钱给钟奕铭:「走,买辣条去!」

不知道是不是我表达喜欢的方式有问题,反正吧,钟奕铭屈辱地红了眼眶,一把给我推进了排水沟。

这天晚上,我被班主任按在办公室里教育了一小时。

回家后,还抄了十遍课文。

还被我妈扣掉了每天一块的零花钱。

钟奕铭这家伙可真坏,我喜欢他,他还告我的状。

这是我这辈子,头一回吃到爱情的苦。

我一边抄课文,一边诅咒他孤单一辈子。

第二天回学校,我以前的小跟班儿哭着鼻子问我,为啥要亲别人。

我吸了一口棒棒糖:「因为我不喜欢你这样挂着鼻涕条的小孩。」

他抹了一把鼻子,擦了满袖,说:「我改。」

我差点吐了。

「没用,断情绝爱了。」

3

我再也没招惹过钟奕铭,毕竟,我现在连五毛钱都没有。

没有钱,谈什么爱情。

狗日的钟奕铭,那天的五毛钱他也没还我。

想想就心酸。

4

我以为,我和钟奕铭的故事无疾而终了。

没想到,这只是个开始。

后来的日子里,钟奕铭越长越高,越长越帅,学习名列前茅,体育年年拿奖,一度成了第一小学最靓的仔。

但不管多靓,总是会有人在他最风光的时候,说起他当年被一个女孩强摁住,亲了脸蛋子的事。

钟奕铭为了摆脱这个耻辱,奋发图强,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绩,考上了实验中学。

而我,就那么刚刚好,以最后一名的成绩,进了实验中学最差的班级。

报名那天,钟奕铭看见我,脸黑得跟挖了煤一样。

好在班级隔得远,倒也没什么交集。

每次偶遇,他的脸都恨不得扭 90 度避开我。

高中的时候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钟奕铭成了不良少年。

因为常常打架斗殴,好几次见到他,脸上都贴着创可贴。

偏偏这样也让有些人爱疯了。

学校里,甚至还有女孩以钟奕铭为原型画了漫画,流传甚广。

然后,在所有人被钟奕铭的帅气折服的时候,总有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:

「哟,这小子啊,我知道,小学那会儿被一小姑娘摁墙上亲哭了呢!」

听说他因为这话,踢碎了几张课桌。

然而没用,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,那个拽上天的校霸,小时候让人亲哭了。

我哭了。

再这么传下去,我早晚挨揍。

果然没过多久,有一天放学,几个太妹拦住我,问我和钟奕铭什么关系。

我说没关系。

她们不相信,群起而攻之。

我虽然从小学就「改邪归正」,没再打过架,但还是有点肌肉记忆的。

我跟她们打得有来有回的,个个鼻青脸肿,谁也没占到便宜。

厮打了一会儿,可能刚好路过,钟奕铭和几个同学过来了。

「你们在干什么?」

闻声,几个太妹停了手,指着我说:「这女的在背后说你坏话,我们给你出气!」

钟奕铭皱皱眉:「谁要你们给我出气?」

「我们……」

「滚,你们让我觉得恶心。」

太妹们委委屈屈地垂下脑袋走了。

我不想跟这群不良待太久,擦了擦流血的嘴巴,弯腰去捡刚刚被踩烂的文具。

「姜程程,你去哪?」

我回头看了一眼钟奕铭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就好辛酸,眼眶热热的。

我抱着被撕烂的书包,吸了吸鼻子,说:「我去买作业本,我的本子被踩烂了。」

他盯了我一会儿,冷冷道:「我跟你去。」

买本子的钱是钟奕铭出的,我猜吧,他可能是想用钱羞辱我。

我才不会被羞辱到,有便宜不占王八蛋。

他送我到我家楼下后,我想了想,说:「我到家了,你再不打我就没机会了。」

他嘴角抽了抽:「我为什么要打你?」

「你不是一直记恨我吗?」

他哽了一下,蹙眉道:「滚吧,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。」

「好嘞!」

我麻溜地蹿上了楼。

好凶,真是吓死人了。

5

那天之后,我再也没有见过钟奕铭。

谁能想到,我和他会考进同一所大学,还都进了学生会呢。

冤孽啊!

「来,程程,该你自我介绍了。」

会长把我提溜到了人群中央,十分亲切地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我咽了咽口水。

我本来准备了好长一段自我介绍,打算大放异彩,征服学生会的美少男们的。

没想到钟奕铭也在这里。

好在他完全不想搭理我,只盯着手机看。

我吸了口气:「大家好我叫姜程程性别女今年十八岁来自 W 市喜欢听歌看书打羽毛球没了谢谢。」

一气呵成,我转身欲退。

「没听清。」

极度清冷的声音,不合时宜地传来。

「什么?」

钟奕铭抬起头,看着我,缓缓道:「我说,太快了,没听清,这位同学,请你讲慢一点。」

他对我还不够了解吗?

他明明就是故意针对我!

6

我不耐烦地,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:「我叫姜程程,18 岁,来自 W 市,记住了?」

「哪个学院呢?」

我哽了一下,刚刚居然忘记说了,这笨呆呆的怎么征服美少男!

「计算机学院。」我声音小到自己都快听不见了。

「哦,程序员啊。」

他眼神轻飘飘地从我身上移开,也没再说,居然就这么跟旁边的男生低声聊起了天,还不时笑一下。

只剩我一个人在人群中央晾着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

我有点窘迫,脸一下红了。

这狗登西,我怎么会以为他不记仇了,他就是故意搞我。

我当年到底为什么要造这个孽。

我在心里画圈圈诅咒钟奕铭,咬咬牙,转身要溜的时候,忽然听见有人问道:「是橙子西瓜那个橙吗?」

抬眼看,是个戴眼镜的男生。

一米七几,干干净净、斯斯文文的样子,一双眼睛带着笑,有点好看。

「是山一程水一程的程。」

他了然地点点头,笑道:「是这个啊,你好,我叫周烬,灰烬的烬。」

说着话,会长突然一巴掌拍在了周烬的肩头:「烬哥!你怎么来了?不是说要开会吗?」

周烬扶了一下眼镜,道:「临时取消了,过来看看。」

「哦哦!」

会长嘿嘿笑了笑,拍了一下掌,高声道:「跟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烬哥,周烬,我们校学生会副会长,烬哥可是样样都比我强多了,他在外面都开了公司了……」

「好了好了,别这么浮夸,我就是来看一看。你们继续吧。」

气氛又活络了起来。

周烬跟大家微笑示意过后,便笑看着我,问道:「刚刚你说你是计算机学院的?」

「啊,对。」

「我也是,那我们可是直系师兄妹,加个联系方式吧,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。」

「好的好的。」

突如其来的认亲,弄得我有点迷糊,我掏出手机,给他扫二维码。

眼角的余光突然捕捉到了钟奕铭的目光。

我侧眼看过去,他却已经看着别处了,脸色冷得要命。

一个白裙子的漂亮女生咬着唇靠了过去,小声问道:「同学,可以加个好友吗?」

他抬起头,像有意又像无意地扫了我一眼,随后掏出手机:「嗯,可以。」

然后一瞬间,一堆女生都围了过去,他迅速被淹没在了美女堆里。

这天我溜得很早,我一看见钟奕铭就浑身不自在,怎么可能待太久。

据说见面会后,大家还一起去吃了个饭,钟奕铭跟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相谈甚欢,引得无数迷妹羡慕嫉妒。

我实在没法想象,就他那个臭脾气,怎么个相谈甚欢法。

不过这次,再也不会有人提他当年被亲的事,他可以拽上天了。

转念一想,知道这件事的,不还有我吗?

真怕他「鲨」了我。

所以,以后还是躲得远远的吧。

7

上次加的那个周烬,常常找我聊天,殷勤得简直像舔狗一样。

我自信心爆棚,看,我还是征服了一个美少年嘛。

直到有一天他拿出一张单子,说:「师妹,再加一个社团吧。」

为了凑综测分,除了学生会,我的确还得加个别的社团。

但是选来选去,选了半天,一直不知道该选哪个。

周烬这么一说,我拿过他手里的单子,看了一眼,大为震惊。

舞龙队。

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周烬说:「这个综测分高,混一混就能拿高分,能经常表演,能拿奖呢。」

我连连摆手:「这个,听起来有点太冷门了,我再想想。」

他眼神炯炯地说:「这个名额很吃紧的,好多女生都抢着要来,要不是你跟我熟,压根儿没机会进。」

「全校就这么一个队,你来不来吧!」

我信了他的鬼话,激情入队。

然后,在第一次见面训练的那个晚上,傻了眼。

运动场上,包括周烬在内的将近二十个精壮小伙子,黑压压的一片,向我迎来。

「烬哥!你真的招了个女生进来,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爹!」

一米八的山东大汉抹了抹湿润的眼眶,说:

「盼星星,盼月亮,终于盼来一个女生了!」

我一脸懵,急忙摆手:「等等!等等!不会就我一个女生吧?」

周烬道:「那当然,别人,哼,不配。」

是别人都拒绝了你吧!

「你跟我搭讪就是为了这个?」

「别这么说,你可是我一眼就看上的女人。」

「我,我跟一群壮汉舞龙,也不太搭吧?」

周烬指了指龙尾巴:「没事,你舞尾巴,会跑就行。」

「哪有女生舞龙的!」

「谁说没有?我大一那会儿,队里也有女生的!」

他骄傲地伸出两根手指:「两个呢!」

说完,他看了看手表:「九点了,还有一个新生怎么还没来呢?」

话音刚落地,背后就传来熟悉的声音:「我来了。」

钟奕铭!

我猛地回头,果然看见他挎着包,走了过来。

夜晚运动场的灯光斜斜地打过来,显得钟奕铭的五官更加精致好看。

他穿着一身潮牌,和他脚下那条破破烂烂的龙站在一起,居然有种碰撞的、违和的美感。

看见我时,他一愣:「这也能碰到你?」

周烬挠挠头:「你俩……」

我俩异口同声:「不认识!」

8

周烬给大家讲队史的时候,我和钟奕铭就站在一起。

两个人挨得很近,但谁也不理睬谁。

僵了许久,钟奕铭绷不住了。

「姜程程。」

「干嘛?」

我瞪过去。

「你为什么加这个社团?」

「周烬叫我来的。」

他一滞:「你们到哪一步了?」

「关你屁事!」

到哪一步?到被周烬卖掉还给他数钱的地步了!

我他娘的以为自己征服了一个美少男,谁知道他只是想拉我进坑。

气气!

我算是被周烬给套牢了。

什么混一混就行,都是骗人的。

我因为个子最矮,只能舞尾巴,龙头跑一米,尾巴得跑十米。

钟奕铭因为个子最高,拿了龙头。

他本来就不待见我,今晚更是故意针对我,一直跑大圈,我鞋都跑烂了。

十点的时候,我累得像狗一样,趴在运动场上喘气。

我要退出,退出!

还没缓过来,周烬就坐在了我旁边。

他摘下眼镜,擦了擦湿润的眼眶。

「真好,大家今天都很努力,我们舞龙队崛起指日可待。」

我暗自腹诽:明明只有我一个人在努力!他们甚至连汗都没出!

周烬指着那条龙说:「你知道这条龙怎么来的吗?是那年大运会,我们表演以后,省里奖励的。」

他轻叹着笑笑,说:

「可惜那年以后,就再也招不到新人了,他们都愿意去跳舞、演话剧、弹钢琴,不想学这个。」

「本来每个院都有一个队伍的,到后面人越来越少,全校只能合并成一个队。」

「也许明年,舞龙队就没了。」

我愣了愣,突然有点伤感。

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总之,看到他伤感,就怪难受的。

「其实我们舞龙,观赏性很强的,如果今年能上元旦晚会表演,让更多人看到我们,也许还有机会站起来!」

他重新戴上眼镜,笑着对我说:「我们要加油训练啊!」

我看着他,退出的话一下就说不出口了。

这天晚上训练结束后,周烬叫住了几个想赶紧回宿舍的队员。

「等等!先把女生送回宿舍。」

他站在大灯下面,神情肃穆庄严:「这是我们舞龙队的传统。」

于是这天晚上,我走在最前面,后面是黑压压的二十个壮汉。

一路走着,不断有好奇的目光向我们投来。

也不断听到有女生低低地惊呼:「哇!这也太幸福了吧!」

我仿佛回到了小学那会儿,那时候我还是大哥,带着一群小跟班去抢乒乓球台。

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

我回头看了一眼,所有人都是一脸骄傲。

只有钟奕铭郁闷不已。

居然能让校霸做一回我的小弟。

泪目。

周烬也算干了一件人事。

宿舍很快到了,大门是钢化玻璃,很重,有点难推。

一只手突然抓住门把,帮我推开了。

我才要道谢,抬头看见的却是钟奕铭的脸。

他眼神里三分不屑三分凉薄四分讥笑,问道:「这都推不开了,以前力气不是很大吗?」

我想了想,忍不住犯了个贱,小声道:「你说的是多以前?是我把你摁墙上那会儿吗?」

「姜程程!」

钟奕铭咬牙瞪着我,忽地甩上门。

「快滚吧你。」

要不是退得快,我差点就被砸了。

「放心吧,我不会说出去的,我才不想跟你有什么牵扯呢!」

不知道是不是看错,他僵了一下,抬眼看我的瞬间,有点别的情绪在里面。

我翻翻白眼,笑着跟外面其他人挥了挥手,转身上了楼。

「小钟,你俩说什么呢?你耳朵怎么这么红?」

「没什么。」

我听见了外面的交谈声,然而回头去看时,他已经快步走了。

9

我因为前一天晚上,被二十个壮汉送回宿舍的事,上了一回表白墙。

啊不。

准确地说,是钟奕铭带着我们所有人上了一回表白墙。

「我靠,这是哪个社团啊?钟奕铭也在诶!」

「这个女生也太幸福了吧!我也好想被钟奕铭送回宿舍啊!」

「求问求问!这个社团还招人吗?我想去!」

「同求!有没有谁知道啊?请往死里踢我!」

这一天,周烬的号都被加爆了。

晚上,我去训练的时候,看见颇为壮观的场景。

向来人烟稀少的训练场,一下子涌来了上百个围观的女生。

有些不好意思靠太近的,就立在训练场外的栏杆旁边,偷偷拍照。

钟奕铭戴着鸭舌帽,低着头,似乎有点烦。

而周烬站在墙边打电话。

「老师!真的不能再扩充一下吗?这次真的好多人想加啊!」

「求求了!」

「我们现在就一个女生,悟性贼低,学得好慢,让我再招几个吧!」

…………

几分钟后,他看见了我,挂着一脸慈父般的笑容,向我走来。

「程程,你来了啊。」

他指了指围观的人,说:「好多人想加入我们呢,你知道吧?哈,我一个都没同意。除了你,我谁都不要,你永远是我们队唯一的宝。」

我抡起拳头砸了过去:「你以为我没听见啊!」

10

因为表白墙的爆火,我作为队内唯一的女生,自然备受瞩目。

不管走到哪儿,都有人向我打听钟奕铭周几训练、几点开始。

因为掌握了一手消息,我换取了不少的奶茶,几天下来,肚皮上就隐隐约约有了赘肉。

但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,吃瓜吃多了,总会吃到自己身上。

那是我们学生会一周一次开小会的日子。

我戴着新买的帽子,穿过拥挤的人群,往小会议室走。

到门口时,听见几个女生议论道:

「你们说,那个姜程程会不会近水楼台先得月啊?毕竟整个队里就她一个女生。」

一个女生不屑道:「怎么可能呢!我去看了几次了,训练的时候,钟奕铭根本不搭理她的。」

「就是,而且姜程程长得很普通诶,钟奕铭可是校篮球队的,里面几个经理都是出了名的美女,他只要不瞎都不可能搭理姜程程好吧。」

「唔,我本来挺羡慕她的,后来看她举着个尾巴在后面追的样子,也太卑微了,我反正不行。」

卑,卑微?

「你同情她干什么,是她自己当舔狗追过去的,活该咯。」

我成舔狗了!

我捏了捏拳头,想上去跟她们理论理论,却听见一个人突然说道:「一会儿在苏苏姐面前可别提这事,她要翻脸的。」

苏苏姐?我一震,那不是带我的副部长吗?

「对对,我觉得苏苏姐跟钟奕铭能成,你们看,上次新生见面会,钟奕铭哪儿都不坐,就坐苏苏姐旁边,还只跟她一个女生说话了。」

「那肯定,苏苏姐这么漂亮,多半能成。唉,好羡慕啊。」

「哈哈,她这张脸可是羡慕不来哦。」

完了,我好像知道上次,跟钟奕铭相谈甚欢的女生是谁了。

我在墙边等了一会儿,她们都进去以后,才磨磨蹭蹭地推门进去。

「哈喽哈喽,今天人可真多哈。」

我假装刚跑来的样子,跟大家打招呼。

桌上几个人也笑着回应,眼神里的情绪很是丰富。

有嫉妒,有嘲笑,也有同情。

毕竟是死皮赖脸追着钟奕铭的舔狗嘛……无语。

几分钟后,门被推开,部长和副部白苏苏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。

白苏苏的眼神在掠过我的那一刻,有短暂的僵冷,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了。

我们是宣传部,这次开会主要讨论元旦晚会的海报制作和张贴,以及赞助商邀请。

讨论完了就该分配工作了,我作为大一新生,理论上只负责一点协助工作就好。

但是白苏苏看了看我,忽然转了转笔,问道:「程程啊,我看了一下你的课表,最近的课好像不多哦?」

我眼皮子一跳。

其他昏昏欲睡的几个人一下来了精神,看戏似的盯着我们。

我紧张地抠了抠脚趾,回道:「啊,是。」

她莞尔一笑,道:「那海报的张贴工作就全部交给你了哦。」

我愣住,全校那么多楼栋,我一个人去贴,怕是脚都要走烂。

「那个,苏苏姐,我贴不完,太多了!」

「怎么贴不完?」

她合上笔记本,冷冷抬眸:「我们部门每个人的任务都很重,这点苦都吃不了,最好就赶紧退出。」

退出,这个时候退出,我加不了别的部门了,以后综测分数不够,也不好评到奖学金。

我握了握铁拳,坐了下来:「好的。」

「这才对嘛。」

她笑道:「你是我最器重的一个新人了,这也是对你的一个历练,你可别让我失望。」

「嗯嗯,好呢。」

这部门待不下去了,等我拿到综测就麻溜地跑。

不就是贴海报嘛,哼。

白苏苏见我妥协,眉头舒展,一时间神清气爽,跟大家说话的语气都欢快了点。

时间一晃到了九点,该讨论的工作也讨论得差不多了,我也该去训练了,然而她们都没有要散会的意思,还在闲聊。

我有一点烦躁,低头看了看时间,九点零五,我要迟到了。

正想说话,外面突然有人敲了敲门。

白苏苏百无聊赖地回了声:「请进。」

门开了,一阵风灌入,也带进了钟奕铭的身影。

哦,我和他是学生会不同部门的,所以平时没有工作上的交集。

白苏苏又惊又喜,立马站了起来。

「奕铭,你来找我吗?我刚好开完会了呢!」

其他几个女生看着他俩,露出了羡慕的眼光。

钟奕铭一愣:「我不找你。」

随后眼神落在我身上,有点生气的样子。

「姜程程,开完会了吗?你要迟到了你知不知道?」

我抓着包,懵逼地站起来:「啊,开完了。」

他一脸郁闷:「开完了还不走?我等你半天了。」

11

「快点。」

钟奕铭说完,酷酷地转身走了。

「奕……」

白苏苏没叫出口,他就不见了。

她脸色苍白,看了看大家,尴尬地低头整理了一下笔记本:「咳,散会吧。」

我急忙抱着包去追钟奕铭。

嘶,这背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凉飕飕的。

「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开会?」

他淡淡道:「我看着你进去的。」

「哦哦,那你不知道问我一下嘛,在外面等这么久。」

「你没加我好友。」

所以我应该跟他加个好友吗?

气氛突然凝滞。

他默默看了我一眼,可能在等我加他。

我就不!

我 China woman 一生要强,我才不主动开口!

我一溜烟地跑了。

这天晚上的训练结束以后,周烬请我们吃烧烤。

他去点菜的时候,钟奕铭就坐在我旁边,看起来心情还行。

我喝了一口奶茶,看了他一眼,恰好看到白苏苏给他发了一条消息,问他结束没有。

他扫了一眼,没回。

我百无聊赖道:「反正都训练完了,你就去找苏苏姐呗,她可能还在等你呢。」

他纳闷:「我为什么要去找她?」

「你怎么还装起来了?」

我兴奋地盯着他,道:「我可是听说上次新生见面会,你跟她坐在一块儿,相谈甚欢呢,是不是真的?」

他迷茫地看着我:「我有跟她……」

没说完呢,我的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。

是周烬,他站在我背后,笑得很温柔:「程程,今晚表现不错。」

「啊,真的吗?」

「当然啦,我骗你干什么?我真的很高兴,真的。」

「你终于夸我了,泪目!」

我揉揉眼睛假哭了一下,周烬笑笑,用指节敲了一下我的头。

「少加戏!」

周烬走后,我扭头看钟奕铭。

惊!

一秒没见,他的眼神怎么好像突然长了刺呢!

怎么阴晴不定的啊这个人?

「你怎么了?」

钟奕铭凉凉地看了一眼我的脑袋,道:「周烬很喜欢你啊。」

「那当然了!」

我骄傲地笑笑,我可是舞龙队唯一的女宝。

他脸一黑。

「哦对了,你刚刚说什么来着?」

「刚刚?」

他愣了一下,冷笑道:「哦,刚刚我说,是真的,我和她相处很愉快,非常愉快。」

看来传言不虚啊。

我点点头:「祝福祝福。」

「你!」他瞪了我一眼,最后把话咽了下去,起身,拿包,走人。

「诶你去哪儿?菜还没上呢?」

他脚步不停:「我有事,不吃了。」

哦,懂了!

同队的龙二问我:「咦?铭哥去哪儿?」

我小声回他:「他去跟漂亮小姐姐约会……」

已经走到门口的钟奕铭突然停了脚。

「我不是去约会!」

声音略大,店里的人都抬头看向他。

他咽下一肚子闷气,平声道:「我有点累,回去休息。」

龙二连忙点头:「哦哦,那你好好休息哦。」

「嗯。」

他扫了我一眼,走了。

来源/知乎

作者/吧唧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